欢迎光临西藏经济网!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财经

任莉:穿越科技百年,我们更需回看“童子操刀”

2024年6月末,泉果基金董事长任莉女士,作为系友代表,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2024年毕业典礼上发言,以下为演讲全文:

尊敬的老师们,亲爱的学弟学妹们,各位家长朋友来宾们:

大家下午好!

感谢咱系里邀请,很荣幸今天回到母校回到系里和大家交流团聚。其实刚接到邀请时,我很不安,我和明慧老师说,我不够优秀,不够格站在这里为大家分享。但转念一想,咱社会学系就是接地气,因为大家一看就知道,我是每个人都能达到或超越的模板,想想未来你们的下限就是我的今天,那么你们就会从容许多。

现在经济发展处在转型期,就业形势不容乐观,站在人生新起点的你们,想来既有憧憬也会有很多焦虑。我和你们一样,也有家庭和事业的焦虑。而且,我们还面临着一个共同的焦虑:就是如何融入人工智能惊人发展的时代。

两周前,我们泉果基金公众号【泉果视点】发表了一篇文章,讲述OpenAI前员工利奥波德·阿申布伦纳发表的一篇叫《态势感知》的报告,在报告中他提到智能爆炸和后超级智能时期,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动荡、最紧张、最危险和最疯狂的时期之一,这个时期10年后就会到来。按报告预测,因AI发展而消失的人类工作机会大约10亿个,而且,被替代的大部分都是脑力劳动者,而新增加的工作机会只有500万~1000万个。想想得多焦虑啊!人类究竟要掌握哪些技能才能在AI时代活出自己的价值?之前的工业革命极大替代了我们的体力,如今AI发展是极大替代了我们的脑力,我们还能以什么为本为生呢?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忍不住思考这个问题。

每当焦虑困惑时,我就想四个字“回归本源”。要回答上述问题,我们试着回归本源思考:人类为何要发展人工智能?人和人工智能的关系是怎样的?

上世纪早期,社会学家教育家潘光旦先生在《说童子操刀——人的控制与物的控制》这篇文章里,忧心忡忡谈道:“三百年来,科学尽管发达,技术尽管昌明,却并没有发达与昌明到人的身上来,即虽或偶然涉猎及之,不是迂阔不切,便是破碎支离。结果是,我们窥见了宇宙的底蕴,却认不得自己,我们驾驭了原子中间的力量,却控制不了自己的七情六欲。我们夸着大口说‘征服了自然’,却管理不了自己的行为,把握不了自己的命运。”

近100年前,潘光旦先生提出“童子操刀,其伤实多”,担忧人类控制物的力量与人类自我控制的力量差距越来越大,呼唤聚焦对人的关心关注。今天,在AI发展最前沿的硅谷,也有一个共识:未来人工智能时代,还有一个系统的空白,被称为AI时代的“元问题”,即:人类缺少人工智能时代的哲学,这个空白急需人类来填补。穿越科技大发展的百年,人类依然不能回避潘光旦先生提出的“童子操刀”问题。

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,迫使科学家们思考人机对齐的问题。谷歌的前首席科学家李飞飞教授也曾经说过,她在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实验室里,除了有理工科的专业人士外,还有社会学家、人类学家、音乐家等等。她解释说,人工智能发展是为人服务的,只有更好地理解了人和社会,人工智能才能真正改善世界。

人工智能教科书撰写者斯图尔特·罗素对“未来我们能做什么?”的问题这样回答:“未来很多人将从事提供人际关系服务的工作,这些服务只能由人类提供,或者说我们更愿意接受由人类提供的这些服务。”那么问题又来了:谁最有可能设计这些职位?定义这样的服务?引领这些领域的发展?做这样的工作最需要什么专业?

我想起了周飞舟教授为我们泉果基金公司做的两次授课,“《论语》中的社会学”,周教授总结说:社会学研究的对象是人,社会学就是发现人与人,人与群体,人的行为事件之间生成的潜在关系,也就是那些“一眼看不出来的关系”,这些都是AI做不到,但是人类非常需要的。大家都是社会学的专业人士,现在我们可以一起回答之前的问题了:这场由AI发展带来的社会变革的定义者、引领者,未必是AI科学家,而更有可能是社会学家,甚至是中国的社会学家。

百年前,梁济曾问儿子梁漱溟:“这个世界会好吗?”梁漱溟回答:“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。”今天的AI时代,也是大变革的时代,我自问:“这个世界会好吗?”我坚定回答:“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。”因为有你们!百年来,从潘光旦先生到费孝通先生到你们,社会学一直在孜孜不倦地以人为中心进行深入探索。在人工智能一日千里的时代,在人机对齐日益成为核心问题的时代,在迫切需要关注人心人性的时代,社会学必将大放异彩!愿你们把握机遇,在时代的星空里闪烁自己独有的光辉。

亲爱的同学们,我希望10年20年后,咱们再相聚,你们会如我今天一样,由衷庆幸:自己选择了社会学。投资大师查理·芒格曾多次引用英国著名作家约翰·班扬的《天路历程》里的话:“我的剑留给能够挥舞它的人!”亲爱的同学们,愿你们身心合一,挥舞“社会学”这柄智慧之剑,披荆斩棘、勇往直前,创造属于你们的美好世界!

谢谢大家。

本文转载自

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官方公众号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西藏经济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阿里云服务器
Copyright 2003-2024 by 西藏经济网 xz.affnews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
关注我们: